他生了八个孩子却一个没留下:曾把孩子租给小偷

河南省商城县双椿铺镇赵畈村,一个位于鄂豫皖交界、大别山北麓的小村子,两个多月前突然失去了以往的宁静,村民刘明举被剥夺了膝下六个孩子的监护权,孩子被送往县城福利院抚养。随后,他的故事慢慢浮出水面:和患精神病的妻子前后生育八个子女,一个被拐一个烫死,把孩子借给小偷每年收租,捆绑虐待孩子……

然而,公众还是有着太多的疑问,这个山村的小角落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刘明举是怎样一个人?他为什么要养这么多孩子?当地计划生育部门为何没有予以有效约束和管理?自己的孩子,为什么还要捆绑虐待?孩子们的现状如何?带着这些问题,津云新闻记者来到商城县进行了走访调查。

他31岁“结婚”,媳妇是“捡的”

赵畈村是典型的丘陵地带,居民房屋三三两两地散落着,即便如此,刘明举的家还是显得有些另类,他家的房屋并未和邻居在一起,而是独自矗立在一处小坡上,门前是一片不小的圆形水塘,一条布满杂草的土路通向不远处的乡间水泥路,路一侧有一口刚打好没多久的水井。

屋前的水塘屋前的水塘

记者赶到时,刘明举刚回到家中,一条狗和几只山羊在屋外阳光下悠闲地走动,他说,旁边几间新屋是出事儿后(自己捆绑孩子被曝光)村里给盖的,之前只有这两间老一点的房子,也是村里给盖的,更早时,自己全家住在不远低洼处的一个棚子里。

三间新盖的房子三间新盖的房子
刘明举在家中刘明举在家中

刘明举今年46岁,妻子李少菊42岁。在31岁时,刘明举经人介绍认识了丧偶的李少菊,李少菊在两三个月大时患上小儿麻痹症,落下了精神残疾。“当时我31岁,不太好找媳妇,不是精神病的话她也不会跟着我,这个媳妇算是捡来的”,刘明举说,至今两人没有正式登记,但却一起生活到现在。

刘明举表示,李少菊基本上没什么劳动能力,“洗菜也洗不了,地里的菜还没长好,她就给拔掉,饭还没熟,就开始吃。”

自述:女儿被拐后,生活跑偏了

“婚后”两人的生活还算正常,很快生育了第一个孩子,是个男孩,之后,两人又生下了第二个孩子,是个女孩。在刘明举的叙述里,也就是从这个女孩开始,自己的生活开始又了波动,并偏离了正常轨道。

在女儿还很小时,有一天刘明举外出归来,发现老婆和女儿不见了,以为回娘家了,后来才发现找不到了。几天之后,上海警方给赵畈村属地的派出所打电话,让刘明举家里去人把李少菊领回去。原来,李少菊母女被拐到上海,在车站,孩子被抱走,李少菊被扔在了车站。

一开始刘明举让丈母娘、也就是李少菊的母亲去领人,但李母表示自己不认字,没法出门,刘明举只好自己到上海把李少菊领回商城。

刘明举说自己为了找女儿费了很多心思,他怀疑孩子是被认识的人拐走的,“这人胆子也太大了,敢偷到我头上。”

后来,刘明举怀疑李少菊娘家附近一个人家的小女孩是自己丢失的的孩子,“和我长得很像”,虽然刘明举表示自己明察暗访很久,也找到一些线索,但现实中并没有什么有力的证据。

一位村民告诉记者,有一次刘明举在人家家里帮着盖房子,有人跟他开玩笑说你看这家的女孩可能是你女儿,从那之后他便一口咬定对方是自己丢失的女儿,“其实哪里是嘛,人家的老婆怀孕时的样子,大家伙都看到了,怎么会是他的孩子?”

“别人给养孩子,还给钱”

“当时生老二时,想的是不管是男孩女孩,以后都不生了,孩子生下来发现是个女孩,自己更高兴了,儿女都有了”,刘明举说,但是女儿被拐走,“公家”也不帮着找,自己非常气得慌,于是就下狠心不停生孩子,一直生到找到这个孩子为止。

生下这么多孩子,怎么养呢,想过这个问题吗?津云记者向刘明举发问。“也好养,别人给我养大,还给我钱,多痛快,回家的时候还给我带烟带酒,我能拿着这些钱当车费电话费,去找老二,就这样一年一年的过去了。”

刘明举所说的这个“别人给我养大”,指的是把孩子借出去,每年收取一定的“租金”。他先后把自己的五个孩子借给小偷,对方用孩子做掩护,专偷超市。最早的时候一年给500,后来多的时候一年4000,刘明举说,“除了最小的这个和倒数第二个,还有丢失的那个,其他的孩子都借出去过”。

等到孩子6岁的时候就被送回来上学,“我要求孩子到了上学年龄就不再借了,必须回来上学,孩子大了就能够过那条小河去学校了”,不过刘明举接着又说:“要想再借也可以,价钱至少得一万”。

不过,一位村民这样告诉记者,他根本不是重视孩子的上学,因为到了六七岁孩子就大了,什么都知道了,必须送回来了。

刘明举告诉记者,早些年借自己孩子的在多年前就不干那个了,“他家里买了一辆面包车,后来换了小轿车,再后来回家开了很多家超市,从偷超市变成开超市的了,成大老板了”,后来刘明举又将孩子借给了其他人,也是同样的“用途”。

对孩子施暴是“保护”“教育”?

刘明举到底是怎样一个人?用他自己的话说,“我这人很善良,做了很多好事,那些路和田都是我弄的,有人说我吃喝嫖赌、打架斗殴,他们那是诬陷我,你看我手上这些茧,不干活能有这些茧吗?”不过,记者走访中,几位村民却不认同他的说法,“他就是个无赖,难缠的很,也很会钻,有什么补贴低保的,他都能弄上。”

通过刘明举的叙述,他曾经两次和人发生“流血冲突”,分别用握力器和刀将对方弄伤,特别是后来这次,他表示是对方先伤他,后来他砍了对方多刀。

在家里,刘明举则屡屡对孩子和老婆实施家暴,尤其是捆绑虐待孩子。孩子身上的伤痕视频公开后,刘明举的行为遭到网友谴责,但刘明举却这样告诉记者,“我那哪是虐待,我是教育他,保护他,家里附近有水塘和水井,乱跑的话会有危险”,此外,他还解释说,“孩子在外面呆的久了,养成了一些坏毛病,上学时有时候拿同学的笔和本子,我就得教育他改正,不能让他出去害人(当地方言,意为调皮捣蛋),现在不教育,不捆,将来就可能带金链子(带手铐)”。

在刘家,两口子基本不会做饭,最多的食品就是方便面和锅巴,“有时候到街上买油条,也有别人寄来的牛奶。”

由于在家频频遭受打骂,也吃不上饭,几个大一点的孩子经常不敢回家。孩子姥姥告诉津云新闻记者,孩子经常在外面流浪,在桥洞子里写作业,谁家看着孩子可怜,给一些饭和衣服,刘明举就会到人家闹,“有一次,他在街上说,谁再让他孩子吃饭,就把谁家的锅砸了。”

七八里路之外的姥姥家成了这些孩子的避风港,放假过年以及在平时,孩子们都会来到这里。不过,刘明举对此却并不领情,有一次对孩子姥姥说“我再多的孩子也不用你们养”。

村民告诉记者,刘明举还有一位老父亲,以及两个哥哥,但他们都不敢管刘明举的事,有时候伯伯让孩子到自己家吃饭,刘明举就去找哥哥打架。

“他早就不种地了,前些年还给人家帮工,现在也不干了,领了钱就到街上馆子里吃饭,也不给孩子和老婆吃”,一位村民表示,刘明举宁可家里的地荒着,也不租给别人种,他家的地在中间,两侧邻居的农田想浇水,他也不让水从他家田里过。

更令人震惊的是,几年前,刘明举一个八岁的儿子被开水烫伤,后来不治身亡,而到底是谁的责任,到现在各方仍各执一词,成了悬案。

记者致电商城县公安局核实有关情况,工作人员表示并不清楚,但称刘明举经常往公安局打电话,说一些“我们听不懂的话”。

一生再生为何没人管?

“这一切都是那个孩子被偷引起的!”刘明举说。

刘明举开动自己的生育机器,和精神残疾的妻子一共生育8个子女,其中5男3女,这一切发生时,为何地方计生管理部门没有及时实施有效干预?

孩子母亲和姥姥孩子母亲和姥姥

孩子姥姥告诉津云新闻记者,当女儿生了四个孩子后,自己就告诉刘明举不要再生了,表示生多了养不起,并且和女儿一起去医院上了节育环。但几个月后,刘明举发现李少菊久久不怀孕,于是便质问其是不是上环了,还伴随着打骂,后来打得实在受不了了,李母又带着女儿一起把环取掉,并把环拿到刘明举面前,亲自看后他才作罢。

双椿铺镇政府对津云新闻的回应和李母的叙述基本一致,而且表示刘明举曾带着妻子到村干部家大闹,直到最后取下节育环。此外,双椿铺镇政府表示,法律上不允许采取强制绝育措施。

关于这些,刘明举告诉记者,“他们不敢管自己,也不想管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一位村民表示,大家都怕他,斗不过他。

……

最终,法院判决由商城县民政局作为六个孩子的监护人,剥夺了刘明举和李少菊的抚养权和监护权,算是给孩子们找到了一个归宿。

孩子被送走前合影孩子被送走前合影

母亲念子心切,想领回一个抚养

儿童福利院儿童福利院

在儿童福利院,记者见到了刘明举最小的刚刚一岁多的儿子,比较安稳的生活条件,已让孩子恢复了健康和活力,小家伙小手里攥着一块饼干,白净的小脸蛋略显羞涩,两只大眼睛好奇地望着陌生的访客,偶尔露出无邪的微笑。

福利院有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最小的孩子在院内照看,大他一些的一个姐姐在上幼儿园,其他几个都在上小学,每天都有人接送。

李少菊目前正在娘家居住,表示以后“不回去了”,不过李母却表示管不住她,要像以往,说不定哪天又跑回去了。说起自己的孩子,李少菊伤心地哭起来了,她和母亲目前有一个想法,就是把最小的孩子接回来,由姥姥家抚养。

孩子姥姥告诉记者,刘明举多次找到自己以及当时把刘明举虐待孩子发到网上的爆料人,进行威胁报复,要求要回自己的孩子。

刘明举多次到福利院探访,也表达过接回孩子的想法,但福利院表示由民政局作为孩子监护人是法律判决结果,福利院是受民政局的委托对孩子进行照料。

说起以后的打算,刘明举告诉记者,“那点低保根本不够花的,自己想着能不能到县城找个保安做做。”

津云新闻记者 陈庆璞 发自河南商城

原标题:[津云特稿]他生了八个孩子,却一个没留下:曾把孩子租给小偷,“有人养,还给钱,多痛快……”

来源:津云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友情连结> dafa888 casino 乐天堂体育博彩 千赢国际老虎机 Made in America neil pe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