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内7家银行44位董监高出手增持 耗资或逾3500万元

年内7家银行44位董监高出手增持 耗资或逾3500万元

本报记者 张 歆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面对估值今年一直低位徘徊的上市银行,“董监高”们显然无法淡定,而集体增持无疑是向二级市场表明态度的最好方式。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7家上市银行的约44位“董监高”通过增持的方式表明对于自家银行的信心。“董监高”的增持或许不会在二级市场立竿见影的产生效果,但是其展露的信心和决心,或许能够撬动更多的增量资金进场驰援。

“董监高”出手增持

人均投入80万元

9月25日,交易所披露了交通银行3位新上任的高级管理人员最新的持股信息:其中,徐瀚持有5万股A股、2万股H股,涂宏持有5万股H股,付万军持有7.13万股A股。此前的8月6日,交易所还披露了该行彼时上任的行长任德奇持有10万股H股的信息。

由于属于高管赴任导致的股权变动披露,因此上述高管股权变动的原因都填写为“其它”。但是,从交通银行中报披露情况来看,7月10日至7月12日,该行部分董事和高管利用自有资金从二级市场集体增持股票,“贯彻落实国务院批准的交行深改方案,进一步引领和深化该行核心管理人员长效激励约束机制改革的重要举措,显示了管理层对百年交行事业及中长期投资价值的坚定信心”。其中,行长任德奇的10万股H股确系彼时二级市场买入,而徐瀚、涂宏、付万军的持股也很有可能来自于该次集体增持。

《证券日报》记者统计发现,今年以来,共有7家银行的44位“董监高”(或其近亲属)合计增持约224万股,共计斥资逾3500万元(注:闪电增减持且并未导致持股数量实质性变更的交易行为,以及分红送转均带来的股权增加未统计在内),人均投入接近80万元,而近半数上市银行董事长去年年薪低于80万元。

从各家银行“董监高”参与人数、增持股份数量和所花费的资金来看,交通银行和招商银行“董监高”参与度最高。

上交所信息显示,7月份,交通银行7位“董监高”共计增持25万股,平均交易价格为每股5.5元至6.04元,共计投入148万元。此外,今年1月份,交通银行曾有监事斥资19.32万元增持了3万股,再加上8月份和9月份披露出来的信息,增持高管人数或上升至12位,合计的增持支出最高超过320万元。

7月10日,招商银行监事徐立忠和黄丹分别在二级市场增持该行5万股和4.5万股,投入资金分别为134万元、120万元。今年5月11日晚间,招行公告称,公司10位“董监高”分别于5月8日至10日期间以自有资金从二级市场买入公司A股股票,共计买入85.5万股招行股票,共计斥资2382万元。也就是说,今年以来,招商银行“董监高”合计投入了2636万元用于增持。

此外,从7月9日至7月19日,江苏银行11位“董监高”联袂增持自家银行股权,合计超过36万股,成交金额合计逾225万元。对比江苏银行的“董监高”名单可以发现,该行约半数“董监高”参与了本轮增持,且单人最高投入近31万元。此前,江苏银行曾公告表示,领取薪酬的时任非独立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及监事长、纪委书记自5月24日起6个月内,计划以累计不低于上一年度在本行领取税后薪酬15%的自有资金,通过交易所交易系统增持公司股份。

同样是在7月份,浦发银行公告称,公司高级管理人员以自有资金从二级市场买入公司A股股票,参与增持高管共有6位,合计增持34.85万股,投入资金共计328万元。

7月5日,张家港银行监事陆斌本人竞价交易1000股,成交均价为5.85元/股,耗资0.585万元,当日结存股份数量为50.1万股。

平安银行首席财务官项有志以及其子(或其女)今年4月底以来已经共计6次增持平安银行,其中本人增持6000股,家属增持3500股,共耗资逾10万元。

此外,无锡银行监事赵汉民1月8日曾增持1000股,花费0.82万元。

投资价值凸显

外资有望加仓

长期以来,估值“打折”的银行股可以说投资价值进一步凸显,同时,上市银行“董监高”的增持无疑也向市场释放了信心。接下来,增量资金可能来自何处,自然广受关注。

“银行股身为蓝筹却集体破净,可以说估值出现严重低估,今年监管层取消中资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实施内外资一致的股权投资比例规则,外资或许会重点考虑银行股”,此前有资深市场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金融业的对外开放对外资还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该人士认为,从理论上来说,对于部分上市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而言,外资机构持股比例限制的取消,意味着第一大股东宝座有了更迭的可能,“毕竟多家中小银行都没有实际控制人”。

事实上,在监管部门解除相关限制之前,部分外资已经显示出对于中资银行的青睐,甚至是顶格持股。上市银行财报显示,有1家上市银行外资机构持股比例达20%,有4家上市银行外资机构持股比例超过15%(低于20%),另有1家上市银行的外资机构持股比例在10%-15%之间,1家银行外资机构持股比例在5%-10%之间。

不过,“从过往的外资机构投资手法来看,外资对于银行股权的持有大多更类似于财务投资,大概率是低估值入场,在合理的回报区间套现离场”,有并购界人士的看法略有不同。

另据《证券日报》记者观察,部分大中型上市银行一直属于沪股通和深股通交易中“北上资金”最为青睐的选择,并多次位列每月成交活跃股前十名。

中泰证券分析认为,趋势投资者一直不关注银行股,使得银行估值便宜。如果资金考核时间较长(2-3 年),低估值的银行股会带来稳健的收益,会是这些资金的重要选择。如果未来中长期资金(海外资金、大型机构、政府类型、银行理财),在市场占比持续提升,需要重视银行股的“配置价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友情连结> dafa888 casino 乐天堂体育博彩 千赢国际老虎机 Made in America neil peart